忘了是怎么开始,也许就是对你,有一种感觉-高高山上一条藤

忘了是怎么开始,也许就是对你,有一种感觉。

文字:摄影爱好者,写故事的人。走过大半中国,爱自由的射手,期待一片草原。 新浪微博:@骑鹿戏江湖-桑

播音:阳芷 用声音给你片刻安宁,治愈每一个受过伤的人。新浪微博/微信公众号:阳芷的时光

04年我十七岁,高一新生报告的那天,和新室友们去买生活用品,在校门口的那条马路对面,看见一群男生推着自行车在等红绿灯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,穿条纹的T恤,混迹在那群男生中。

耳机里在放五月天的《温柔》。

他唱:天的温柔,地的温柔,像你抱着我。

九月的阳光慵懒的洒在身上,你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我们侧目相视了一眼。从此往后,天是天,地是地,可我不再是我。

 

后来得知你比我小一届,在初中部读初三。

我们教学楼是六边形的,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多出来的那块刚好可以看到楼下初中部门前的那块大草坪和乒乓台。

你常常在午休的时候去打乒乓球,穿黑色的T恤或者白色的,穿帆布鞋拿乒乓板的姿势很帅。

有时我们数学课有时我们英语课,你们刚好体育课。看见你和朋友们在操场上打打闹闹,东西扔来扔去。偶尔你一抬头,我就吓得赶紧把目光收回,生怕被你发现。

其实,那么几十个窗户,我只是某个窗户中的一个黑点,你又怎会知道我。

你的身影这样若有若无的陪了我一年。

然后我升高二你初中毕业。

毕业前夕,满校园充斥着离别的氛围,总能看到三三两两的初三生跑到操场拍照留念。某一次一个转身,你出现在面前,同行的朋友和你打招呼,才知道你原来是同行朋友哥哥的表弟。

也是那一次,我终于知道了你的名字。

你和我们说再见的时候,我故意扭过头不看你,我看见夕阳浸染了半个校园,你走远之后的剪影成为我多年后年少时光里见过最美的风景。

 

高一新生报道的那天,我跑去校门口的宣传栏看新生名单。一个个比对,在三班的名单上看见了你的名字。暑假两个月来的不知名的愁绪瞬间烟消云散。一回头就和你撞了个对眼,你若无其事的和我打招呼,嗨。

时隔一年,依然是九月的满城飘桂花香的季节,你就那样伫立在我面前,和我说嗨。而我最终落荒而逃,脸颊绯红,在寝室想一遍相遇笑一次。

那个时候,十七八岁,喜欢上一个人很纯粹。正如别人写的那般,也许只是那天天气晴好,你穿了我喜欢的衣服,风吹起你额前的发,你微微一笑,然后我就不知所以的喜欢上了。

没有利益的驱使,没有情不得已的无可奈何。那么干干净净,一往无前。

你教室在我们楼下,有时课间下课下楼去小卖部或者厕所,也会碰上你。迎面走来或者并肩下楼。

你依旧是招牌式的嗨,没有更多的言语。只是我也学会了回应,一个点头或者微笑。好像是彼此之间建立的小秘密般,只有我知。

 

再后来,问到你的号码,尝试着波澜不惊若无其事随口一说似的约你出来散步。你居然爽快的答应了。

周日的下午我早早坐车到学校,和你约了五点在校门口见面。你是本镇的,不需要寄宿。骑着自行车过来,给我带了你奶奶给你做的葱花饼。

你说还挺好吃的,你尝尝。

两人肩并肩在老街漫无目的的游荡,偶尔沉默。影子中你比我高半个头,有时候光影稍微交错,地面上的影子好似我靠在了你肩头。

再后来,我们又约着吃了几次饭,依旧话不多。

有一天,我半夜给你发短信,我说我喜欢你。直截了当没有带任何修饰。

而你却再也没有回复我。

 

有人说,最大可能能让一个人离开你的世界,要么对他说我爱你要么就问他借钱。

所以,我们之间的联系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断了。

大概有半年多我们没有再联系,有时路上碰到也不再打招呼。

后来他们告诉我,你谈恋爱了,在高二的时候,是隔壁班的一个女生。

我偷偷瞧过那女孩几次,皮肤很白,脸胖嘟嘟的,很可爱。

再后来你们分手了。他们说女孩本来是你朋友的女友,你第三者插足,以至于你跟女孩分手的时候,既失去了友情也失去了爱情。

某个夜晚,我收到你的短信。

你说,在干吗?

全然不像我们已经近一年未联系的样子。你约我出来,寝室快熄灯了,我还是逃出去了。我们沿着校园走了好多圈,末了你坐在花坛石阶上,月光洒在你的头顶。

你沉默着,目光盯着地面,不停的用脚反复摩擦地面。

我就那么站在一边看着你,像是04年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,虽然隔着几步之遥,却如隔着银河般遥远。

你张开双臂,说抱一下吗?我走进你的怀抱,生疏而尴尬,几秒之后你松开,送我回寝室。

你说谢谢你。

但我知道,你不喜欢我。

 

你是那所学校里长得好看的男生之一。

所以,追你的女生其实挺多的,总有人给你塞情书。因此你又恋爱了也不足为奇。

而我们之间除了那个不知所以的拥抱和偶尔的短信联系,好像再也别无其它。

我高三毕业的时候,找你出来吃饭,喝了点啤酒。

酒壮怂人胆,喝着喝着我一拍桌子,问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?

你有点不知所措,惊讶的看着我,然后结了帐把我拖了出去。

我们站在桥上吹风,酒醒了一半。我喃喃自语的对你说,04年第一眼见到你,我就莫名奇妙的喜欢上了你。经常故意绕远路去买早餐是因为那个路口是你从家出来的必经之地。每周五的大扫除,我总是一马当先把楼下的卫生区域也承包了,那是因为总能看到迟到姗姗来迟的你……

我絮絮叨叨了一堆,一转身,你早已不知道在何时已经走掉了。

那是年少时候的感情,表白都显得仓促,甚至没有更多时间给你说一段完整的话。年少的心还不懂得体谅,那些暗恋明恋的情绪,那些还未说出口的话只能随着傍晚的风吹到世界的角落。

暗恋和失恋都在那么不经意间开始和结束了。

 

高中毕业后离开那座古镇,去了上海。从此再没见面和联系。

第三年的时候,又回去了一趟,小镇似乎没有什么改变。和一个旧友见面,在医院门口碰到你旁边还有一个女生。你看了我一眼,然后从我身边走过。

我看见你的眼眸还是如此清澈,只是永远不曾带有属于我的光芒。我们交错擦肩走过的时候,过了几十秒我忽然转头看你,而你也刚好转过头看向我。

那一刻,那感觉很奇妙。

我忽然释怀了这些年你若无其事的存在我生命里,因为这个转身,给自己青春时的爱恋划上一个句号。

时光从我们身上碾过,没有疼痛,只是轰然向前。再回首往昔,曾经一颗纯粹的心喜欢着一个人,别无所求,即便最后一无所获。

至此,再没有见过你。

后来,我跨过了山川,我渡过了河流。我在满天繁星的夜晚等日出,我在大雨滂沱的清晨看一朵花盛开。

再想起2004年的那个夏末,只有风吹过我的心上,吹向世界的角落,带着我那些你未听完的话。